航班管家开始“头等舱”特卖国际机票“唯品会”还有多远

  7月15日,一场连续三天的沉浸式体验话剧“升舱实验室”在北京一处先锋小剧场开幕,36位素人演员,和18位娱乐文化大咖,以即兴表演的方式,共同创作了一系列在头等舱遇到“不可思议的邻座”的故事。

  这场颇有文艺气息和文化探索意识的创意活动,背后的推动者是十分偏好此类品牌传播调性的航班管家。航班管家为了这场“升舱实验室”,在地面上“还原”了一座机场的完整设施和流程,把头等舱搬进了剧院。所有参与者,都要经过标准的机场流程,包括安检、海关、值机、候机、登机、起飞、降落等搭乘飞机的每一个环节,并在模拟的头等舱中享用高标准的航空服务。素人们还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袁腾飞、史航、蒋方舟等文化大咖、戴军、欧阳靖、李诞、张玮玮等娱乐明星,以及马克Malik、辣目洋子等网红名人,完成一场偶遇,与突发的剧情即兴互动,沉浸其中。

  为期三天趣味十足的沉浸式话剧,通过模拟头等舱中与邻座偶遇的惊喜体验,用文艺的方式向用户传递“美好出行,不止于飞行”的态度。对美好世界的体会,不是在抵达目的地那一刻才开始,而是在买了机票,登上飞机那一刻就开始了。由此,也开启了航班管家新一轮的国际机票特卖行动:“为自己升舱7.19澳新两舱特卖会”。

  “7.19两舱特卖”中,航班管家联合了海南航空、东方航空、南方航空、四川航空和厦门航空五家航空公司,从7月19日到7月21日三天时间里,为澳新国际航线元,以共同推动澳新航线头等舱、公务舱的市场热度。此外,航班管家还拿到了东航、海航、川航三家航司的公务舱套票产品,用户可以在一年有效期内任选时间搭乘公务舱多次往返,折算价格约为票面价格的六折。

  除了直接的价格补贴,航班管家还提供了“一元公务舱”、“直升公务舱”、“公务舱免费接送”多不同形式的优惠服务。

  从特卖会项目看,相较于“5.19鸟人节国际机票特卖大会”和“6.19亲子鸟人日”暑期特卖,此次航班管家撬动的资源又再次升级了。

  首先,用户层面的感知显而易见,从此前以经济舱低价打折为重点,延伸到高端两舱。而在国际航线的长途飞行中,用户显然对更为舒适的头等舱、公务舱需求更加强烈,在国际机票特卖中引入高端舱位,对用户的吸引力大大增强了。

  其次,在机票产业链上游,各大航空公司对航班管家国际机票特卖的资源投入,也明显加强了。历史上航班管家介入机票交易时,就以航空公司直销票起家,至今有超过80%的机票是直销票。显然航班管家的平台价值获得了航司认可,从航班管家尝试特卖模式伊始,各大航司就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5.19鸟人节国际机票特卖大会”时,即有九家航司拿出了国际新航线,在活动中开设了专版;两个月后航班管家更是一次就撬动了多家航司,供给核心头等舱、公务舱产品。

  航班管家能够在两三次试验之后,就吸引各大航司拿出核心产品共同参与其国际机票特卖,说明这一全新的商业逻辑已被市场认可。

  机票市场,特别是国际机票市场,历来服务的用户主要是已经有较为明确的出行计划的人。用户已有比较清楚的出行目的地和时间,进而去各大OTA寻找相应目的地和时间段内价格合理的机票。用户和OTA都默认了这样一个观点:制订出行规划,是一个重大决策,国际出行犹是。多数用户都会花几个月的时间进行决策,在出行时间、机票价格、路线安排、假期、预算等多个限制条件中反复权衡。

  但随着主力消费人群和环境的变迁,消费观念正在变化。对于当下的主流消费群体而言,愿意对自己的努力工作进行有价值的回馈,他们对美好世界和事物的渴望更加强烈,旅行成为他们购物清单中必要的一项,那么合适的机票和理想的目的地就成为其决策最重要的驱动,旅行计划本身反而次之。

  航班管家的国际机票特卖大会,正是这一认知变化的体现。历次特卖,航班管家提供的超低价国际机票,都明确指向了一个有价值的旅行目的地,并且限定了出行日期、往返时间、停留时长、航班舱位等。用户的旅行冲动一旦被价格和目的地触发,就会瞬间决策,像逛街扫货一样,立刻买入,再逆向驱动,制定出行计划。

  优质的商品+诱人的价格+有限的购买时限,航班管家在国际机票上组合出的这一套特卖玩法,被评价为国际机票的“唯品会”。

  在“7.19”的特卖中,“扫货”这一用户逻辑再次被强化。东航、海航、川航三家航司的公务舱套票产品,只限定了有效期和飞行频次,可以由用户自行规划往返时间。用户可以立刻买下屯起来,在需要时即时启用。因此一旦产品价格合适,就会被疯狂“扫货”,购买力被快速释放。

  经过两个月的探索,航班管家验证了其开创的机票特卖模式,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深度参与到一次又一次的机票特卖大会。

  长期来看,国内的出境游市场正处于大爆发的前夜。行业内部,国内各大在线旅行社、出行服务平台都在不断投入力量,争夺国际机票市场份额。携程、飞猪等规模较大的玩家,都在为国际市场积极备战。携程年初公布的2016年财报中,重点提及了对国际机票搜索引擎“天巡网Skyscanner”的收购,明确表示对国际化布局的重视。飞猪则在今年6月发布了“旅行设计生态战略”,欲在消费者和平台商家两端,以“设计”为核心,优化旅行体验,进而重构旅游生态,首轮推出的重磅产品,都是南极专线、北极光专线、英伦专线、贝加尔湖专线等国际长途航线。

  在这样的时间点,航班管家强硬的入局,无疑会面对竞争对手的压力。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航班管家选择此时入局,也暗含着十足的信心。

  对于特卖模式,由资深买手获得“正品大牌”商品是最关键的一环。而航班管家与产业链上游的紧密联结,恰恰是得天独厚的优势。航班管家自介入在线机票交易时起,就以航空公司直销票为主要的票务来源,经过几年打磨,和各大航司都已建立了深入合作。而去年4月,又在C轮融资中引入了民航股权基金、民航合源投资中心、海航凯撒等国资背景的战略投资方,为为航班管家与航空系统进行信息、票务等方面的深入合作,打通了资源脉络。

  国家旅游总局预测,2017年我国出境游人次将达1.4亿人次,出境游消费规模将达2206亿美元。航班管家要回答的问题是,在2200亿美元的市场中,一个国际机票“唯品会”,还有多远到来。(重庆商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