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拟设非转基因保护区 遭农业部否决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独家获悉,黑龙江省多个部门、机构向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有关部门提出的在黑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的建议,已经被农业部正式否决。

  “否决的解释是,我国不允许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不让种转基因农作物,也就没有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的必要了。”8月2日,接近农业部的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

  黑龙江大豆协会一直在呼吁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建议的代拟稿就是由协会的副秘书长王小语起草的。

  王小语在代拟稿中建言:对于转基因种植及产品,欧盟、日本等国家都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规定,并没有引发任何WTO争端。我国也应以科学研究、资源保护项目为切入点,避开WTO贸易争端壁垒,通过大豆种源保护,从保持生物多样性角度,立项调研,立法禁止、限制转基因大豆及制品进入黑龙江,建立一个防范进口大豆冲击黑龙江的“防火墙”。

  据了解,黑龙江省政协、央行黑龙江省分行和其他相关机构先后赴黑龙江大豆协会调研了解情况,均采纳了上述建议。

  今年全国两会上,来自黑龙江的全国人大代表李继纯递交上了《中国非转基因大豆保护“迫在眉睫”》的书面建议。全国政协委员孙东生则更明确地提出“在大豆主产区建立非转基因大豆保护区”。

  他们建议:在黑龙江建立非转基因大豆保护区,确保这块非转基因大豆的净土不被污染;中央应通过立法保护非转基因大豆种子资源,加大转基因管理条例和三个配套办法的执行力度,采取措施限制转基因大豆及食品在黑龙江省区域内生产、加工和销售;同时,要加大科普力度,给予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也在推动保护区的建设。去年6月,由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命名的“中国非转基因大豆核心保护区”在九三管理局落户,这是中国首个非转基因大豆核心保护区。

  但不足的是,这个保护区仅限于九三管理局,并没有覆盖整个黑龙江大豆种植区域。

  此外,“授权单位的级别还是比较有限,如果是像农业部、发改委这样的部门授权就大不一样了,肯定会有更多的利好政策惠及黑龙江和非转基因大豆,另外,命名‘非转基因保护区’或者‘天然大豆保护区’,必须要通过国家立法来最终确定,全国人大认可是必不可少的。”上述接近农业部人士称。

  在孙东生看来,非转基因大豆既是我国的宝贵资源,也是我国大豆产业的竞争优势所在。黑龙江省大豆产量占全国的50%,保护黑龙江大豆,就是保护国产大豆。

  但是,受进口大豆逐年增加的冲击及资本布局影响,中国自主大豆产业被严重边缘化,黑龙江作为大豆产量和商品量最大的省份,面临产业危机。

  王小语注意到,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大豆进口量迅猛增加,已占国内大豆市场的3/4以上,严重冲击了国产大豆的种植、加工和销售。

  2011年,黑龙江大豆播种面积从6700万亩大幅度缩减到5200万亩,单产长年徘徊在每公顷1.6-1.7吨之间。黑龙江省油脂加工企业日加工200吨以上88家,年加工产能在1450万吨,但近年来,实际加工数量只维持在200万吨左右。伴随着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不断挤压,黑龙江大豆“主产区”的身份在向“进口大豆销区”转变。

  据悉,豆油是我国最主要的食用油,约占国内食用植物油消费的40%;豆粕是重要的饲用蛋白原料,占国内饲料工业蛋白原料的60%左右。大豆加工业与种植养殖业、食品工业和饲料工业等紧密关联,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

  而现实的情况是,尽管黑龙江大豆产业经受了进口大豆长达15年的冲击,但黑龙江大豆占国产大豆的产量和商品量比例仍旧是全国最高。为维护中国大豆产业安全,黑龙江全省没有转基因品种种植,没有企业加工进口转基因大豆。

  不仅如此,国产大豆品种产业提升空间巨大。据介绍,新疆农垦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从2006年到2010年连续5年在8片试验田里做试验,大豆平均产量达到381.5公斤/亩,是现在普通国产大豆产量水平的3倍。

  王小语认为,只要给予国产大豆适度的扶持和发展空间,产学研有效转化,中国大豆对外依存度完全可以降低。

  农垦九三管理局局长张桂春认为,建立非转基因大豆产地保护区,可以打造完整、系统的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产业链,将非转基因大豆产品与转基因大豆产品剥离,形成非转基因产品独立的定价体系,提高黑龙江省非转基因大豆市场竞争力,把握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

  此外,建立非转基因保护区,还可以通过省内居民消费转化农户手中大豆,实现豆农增收,为自主大豆产业发展提供时间和空间。

  但上述接近农业部的人士透露,该建议被农业部否了,农业部相关人士解释的原因是,我国目前不允许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在这个大前提下,也就没有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的必要了。

  “建立保护区是件好事,可以提高国产大豆的竞争力,实现品牌的差异化,但目前看来有些多余,我国除了棉花,并没有在包括大豆的其他农作物上进行转基因商业化种植,未来可能有必要建,但现在不是时候。”农业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但让一些业内人士不解的是,湖北等地转基因水稻已经形成规模种植了,从欧盟对中国大米制品转基因限制也能看出来,国内水稻产区基因污染已经开始显现。

  “如果不将黑龙江设为非转基因保护区,很难保证不重蹈南方水稻产区的覆辙。”一位业界人士担忧地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